孕期被辭退并被索賠了13萬?
日期:2019-11-01 瀏覽

最近,小編在網上看到了一篇名為《山東平度一工作近五年女職員孕期遭辭退,還被公司索賠13萬》的新聞。

截圖

在點開詳情之前,小編以為這是一則博眼球的假新聞,然而看完新聞內容之后,才發覺這件事的魔幻。

7月8日,山東青島平度市(縣級市)市民李女士的丈夫劉先生,向新聞媒體表示:妻子在青島麒麟電子有限公司工作了五年,最近懷孕了,然后該公司通過加班、調崗、不讓進廠等手段,變相逼迫妻子離職,并被該公司索賠13萬元。截至目前,李女士未支付前述13萬元。

而青島麒麟電子公司人事處工作人員則回應說:李女士確已被公司辭退,但屬正常流程。

平度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稱,前述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違反《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而平度市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決稱,前述解除勞動關系的決定符合法律規定。

女職員孕期遭公司辭退,被判定為“符合法律規定”,且被索賠13萬?聽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勞動合同法中,婦女懷孕三期(孕期、產期、哺乳期)受到的“不可解除合同”保護涉及到以下幾條規定:

第四十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勞動者本人或者額外支付勞動者一個月工資后,可以解除勞動合同:

(一)勞動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負傷,在規定的醫療期滿后不能從事原工作,也不能從事由用人單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

(二)勞動者不能勝任工作,經過培訓或者調整工作崗位,仍不能勝任工作的;

(三)勞動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經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未能就變更勞動合同內容達成協議的。

第四十一條,則主要針對公司有重大變動如經營困難或技術重大突破不需要太多人手等情況。

也就是說,以上兩種情況時,企業不可在孕婦孕期內解除合同。

第三十九條 勞動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

(一)在試用期間被證明不符合錄用條件的;

(二)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

(三)嚴重失職,營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

(四)勞動者同時與其他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系,對完成本單位的工作任務造成嚴重影響,或者經用人單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情形致使勞動合同無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

而當勞動者,也就是孕婦出現以上情形時,企業方可解除勞動合同。

所以,目前很多企業想要在孕婦孕期“合理合法”地解聘孕婦,都會采用這幾種方式:讓員工“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或“嚴重失職,營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

事實上,青島麒麟電子公司也的確是這么做的,在他們出具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提到了以下幾點:

(1)違反公司規定:李女士從2018年9月19日起,未按該公司規定辦理書面請假審批手續情況下,擅自離崗。

(2)造成巨大經濟損失,索賠13萬……

乍一看,好像很合理,但是真的能成立嗎?我們來分析一下:

(1)不允許不加班:2018年8月,妻子懷孕后,向公司提出不加班申請,遭拒絕。之后,在該公司的要求下,李女士簽訂了自愿加班協議。

(2)不給進廠:他提供的一份蓋有平度市公安局泰山路派出所公章的報警記錄顯示,2018年9月18日8:20,李女士報警稱,青島麒麟電子公司門衛不讓她進廠。

(3)安排有危害的崗位:2018年9月10日,青島麒麟電子公司通知李女士調崗,將她從質檢崗位調到接觸化工膠的車間貼膜作業,李女士不同意調崗。

(4)其他刁難:該公司不給李女士安排實際工作內容,辦公室不讓進,中午不讓她在該公司就餐,同時向李女士下發消極怠工的警告通知。

至于為什么調崗失敗,公司解釋則十分模糊,并沒有說明提供的是什么“其他崗位”。結合雙方,崗位應該確實很有可能就是孕婦方聲稱的貼膜作業。

如果這樣,那么公司的意圖就很明顯。如果阻撓其工作、就餐等的細節也屬實,公司就很難脫開“逼人離職”的嫌疑,也難怪會引起眾怒了。

綜上,這家企業在孕期辭退孕婦的行為也許是符合“程序”的,但絕對是不合情理的,屬于鉆了法律的漏洞,吃相非常非常難看。

甘肃11选五怎么玩